廣告

剛剛我開始去看我在微風收錄到華精作者的作品
我想開始從微風看看能不能找些人過來PIXNET^^
我各別PM給那些作家,不知道站長如果知道了會不會不高興
不過我又沒有要搶人,那些作者還是可以兩邊發表啊!
希望這樣很快就可以找滿二十個人嘍^^最好能超過,要很多很多人都來PIXNET玩^_^

不過看來微風長期的創作作家還滿少的,一個早上我也才PM了八個人@@
但這樣也好啦!免得被盯上= ="
如果還不是行的話再來想想要不要在微風辦個活動好嘍!
不過快開學了= =從活動申請到結束會是滿累人的事情>"<

記錄一下PM的內容:

您好,謝謝您長久已來在微風發表您的作品。

不知道您知不知道城邦集團呢?

他是在文化領域中,居於台灣市場領導地位,而台灣正是華文世界最活躍的出版市場。

而網路是現在生活的趨勢,所以城邦集團也創立了自己的部落格—PIXNET

目前PIXNET所提供之服務有:網誌、留言版與相簿(供能全免費)

規劃建立作家專欄,同時也會有許多出版商在此找尋新的作者。也會有出過實體書的作家在此!

日前曾因PIXNET總經理,請我幫忙找尋一些喜歡創作的人材到PIXNET網誌創作。

若您有興趣的話可以回覆PM給我!

謝謝您^^

如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我的身體是污穢的

 

 

版權所有,如需轉貼請複製全文(含作者姓名與日期),與告知作者。謝謝!

 

作者:如雲

 

 

一個純真的女孩,就這樣一被子活在陰霾當中......

 

  今天下午我悠閒地坐在咖啡廳裡,點了份簡餐,奇怪,我並不餓呀!幹麻點哩!!呵~大概我瘋了吧!
  才吃沒兩口,就玩了起來,一顆顆地撥弄著米粒,把肉和菜挾來挾去,撿了顆玉米往嘴送,結果竟在口中玩了起來,(唉~我以無藥可救了)
  玩膩了,抬起頭望著窗外--發呆,不知何時回過神來,突然看見窗外有個一邊講行動電話一邊跑來衝去的人,呵呵~我想大概是電話收訊不好吧!
  看著他,我忍不住,笑了出來,再看看路上急駛的車子,心想:呵~每個人都被時間趕,又有誰能像我一樣趕時間呢?

  可能是窗外看厭了吧~我回頭來看看魚缸裡的血鸚鵡,還真可笑哩!那大大小小的魚,連嘴都合不上,還相互地啄來咬去的。
  唉~再看看我的飯,還是剩那麼多,算了,走人吧。


  拾起我的書,緩緩的推開那扇玻璃門,朝車子走去,ㄚ~~好吵雜的車聲呀!在回家的路上,我如同往常放著Kiss 99.9,回到了家,洗完澡,倒頭就睡。
  第二天一早。ㄚ~這麼晚啦!要來不急了,我抓了衣服就往浴室衝,今天這課可不能遲到呀!
  上課時,我突然驚覺:呵~我怎麼也被時間趕啦!
  下午上體育課,下了場大雨,我站在操場上,讓雨淋,我濕透了,是讓雨浸濕的。
  好冷,好靜,除了雨聲,什麼都沒有。
  我好希望,雨能把我身上的罪惡都洗去,因為我的身體是污穢的。

  雨停了,也該回教室上課了,ㄚ~下節要考英文,天呀~我的頭好痛ㄛ~應該是淋雨的原故吧!算了,反正市Open Book



  在回家的途中,我不停地思索今天所發生的事。
  到了家,我看看大門:唉~難道我每天都得回這空蕩蕩的家嗎?我無奈的推開大門,不知為何拿起電話,不自主地撥給哥哥(他是我乾哥哥,家境很好,我們是青梅足馬,大家都叫他翔):

  「喂~哥是我。」

  「怎啦?聲音怪怪的喔!」

  「哥…………去你那住好不好?」

  「好哇!我等妳哦!」

  「嗯~bye bye~」我揹上我平日揹的背包,上了車,往他家駛去。

  到了門口,我見哥在外頭等我,眼眶裡,不經充滿了淚水。哥走過來,幫我拭去悄悄滑落的淚水說:

  「怎啦?為何哭呢?」

  我輕輕咬了咬雙唇,勉強擠出個笑容說:「沒事啦!哥你對我真好耶!」

  哥笑著說:「小傻瓜,看妳好像很累的樣子,要不要先去洗澡?」

  「你可以幫我去拿浴巾嗎?謝謝。」我請管家幫我放了水。

  泡在那大浴缸裡,好舒服喔!洗後,我穿上浴袍,走出去看見了哥:「妹,洗乾淨啦!準備吃飯了喔!」

  我看著地板,把聲音壓的極低說道:「我是再也無法洗乾淨的了。」 我並不想回憶這件事,所以我並不打算告訴他。

  進餐時,我靜的一句話都不說。哥覺有異,便問:「咦~我家的小麻雀怎麼不叫了哩!」

  我笑著問哥哥說:「哥,我們家有養麻雀嗎?在哪呀!」

  哥哥笑著說:「遠在天邊,近在眼前」

  我賴皮地對哥哥說:「你怎麼這樣嘛~說人家是麻雀……

  「好啦!我的好妹妹有何心事不能跟哥哥說嗎?」我低頭不語,草草把飯吃完了。

  飯後,我回到房間,拿出Notebook上線,到處逛逛。零晨4:00哥的朋友都走了,我離了線,出去喝了幾杯酒,嘗試著把自己灌醉。哥見狀,過來把我酒杯拿走,扶我回房間,躺在床上。

  哥問我說:「妳到底怎麼回事?從打電話給我時就怪怪的了,又加上妳說妳再也洗不乾淨……
  哥一連串問了一大堆問題,我不知道該怎麼說,把頭埋進枕頭裡,一個勁的猛哭,直到我睡著為止。


  早上11:45我醒來了,唷呦~頭痛死了。我進了化妝室,稍稍的理了理儀容。當我正在泡茶時,哥回來了。

  「哥,你回來啦!」

  「怎麼?妳今天沒課?」

  「嗯~沒有。」

  「明天週休,今晚想去哪?」

  我想了想說:「嗯~我們先去急速狂飆,早上再去看海好不好?」

  「OK!對了,妳等等來我房間。」

  我收起了笑容問:「關於昨天的事?」他不語,我把茶喝完後,便起身找他去了。

  【叩叩叩】(敲門聲)

  「Come in!

  「哥,你真的想知道嗎?」

  「妳願意告訴我嗎?」一陣寂靜後,我開始了我的訴說。

  「哥,我問你,我的酒量不算差吧?好,就算差,也不會比德德差吧?」

  「嗯~眾所皆知,妳的酒量還可以。」

  「那我再問你,我有可能喝個兩杯,就毫無抵抗力了嗎?」

  「妳……

  我開始哭泣了,一句話也不說,我恍恍惚惚地走回我的房間,要不是有他在旁邊扶著我,我大概早就摔倒了。

  他把我安置好後,丟下了一句:「妳好好休息。」就離開了。

  我聽到他回到房間重重的甩門聲時,憤怒也爆發了出來,我用盡全力地喊:「你也有錯,5年前,你不來找我,我就不會因為你而認識德德,我也不會怕Diana傷心,就不敢揭發德德的所作所為。我也就不會……我也就不會……

  到最後,我根本不知道我再喊什麼,因為我好久沒好好睡過了,非常非常的累,喊到一半就睡著了。



  整整一個禮拜,我們都沒說過話,直到這件事的發生。

  哥哥氣沖沖的跑來我房間:「妳為何還打電話給德德?」

  「Diana又被他打了……

  「妳管人家那麼多幹麻?值得嗎?」

  「你凶什麼凶呀?別忘了,Diana跟德德是你湊合的。」

  「我知道妳心疼Diana,但是這樣也夠了,妳所欠她的,妳早就還清了,幹麻自討苦吃呢?」

  我又哭了(唉~我的眼淚,真不值錢):「你又懂什麼?」

  哥的口氣開始婉轉了(呵呵~女人的最大武器就是哭):「好啦!別哭了,一個禮拜前,答應要帶妳去玩,結果……那麼,今天補妳吧!」

  我將眼淚逝去,對他笑了笑。

  他又找了一群朋友要一起去玩(當然沒有德德),我大概是怕了吧?就對他說:「你不怕又……

  他以很奇怪的笑容看著我說:「放心,這次不會有問題的。」

  我滿臉疑問看著他,只見他對我賊笑完後就轉身對大家說:「這位是我妹,想必大家都知道吧!但今天我要宣佈,從現在起,他再也不是我妹妹了。」

  我愣住了,心想:呵~果然,誰叫我的身體是污穢的……我在大家驚奇的喧鬧聲中,悄悄的離開了。

  我不知道該去哪裡,就在街上亂晃。我的心在滴血,灰黑的天正在下雨,又深深地勾起我悲傷的回憶了。

  我撿了處角落,蹲在那兒。好冷喔!大概是剛剛淋雨的關係吧?這使我想起:以前當我覺得冷時,會有人為我披衣。但我知道,今天沒有人會為我如此了。不知怎麼地,我覺得有點想睡,也覺得好累、心也好痛,索性就睡在那了。

  當我醒來時,順手將眼角的淚逝去,我坐在梳妝檯前看著我自己,突然驚覺到:我怎麼會在哥哥的家裡,這不是我該留下的地方。就在我想到的同時,我起身向門外走。門打開了,我就看到他倚靠在門外的牆上,他開口說了:「妳剛剛為何一聲不響就走了?妳知不知道害我好擔心?害我到處找妳。」

  我淡淡的給了他一個冷笑,便往大門走去。他叫住了我:「妳要去哪?妳沒帶車鑰匙也沒帶雨傘,雨還沒停呀!」

  我好像再也忍不住他這種兩面的個性了,(我想:反正東西都是他給我的,我又何須帶走,除了身上的衣服,其餘的我一樣都沒有拿。)冷冷的對他說:「你別再當兩面人了,我自知我配不上你,你在大家面前說我不配做你妹,幹麻現在又裝模作樣?你以為你吃定我了是不是?想說我離開你就什麼都沒有了是不是?你想我會再賴在這不走嗎?哼!我就算死,也不會求你收留我的。」說完,我便把大門重甩上,朝雨中奔去。



  跑累了,我終於坐下來休息。哈哈~~我可真頑固耶!!真的跑出來我又該去哪?沒有了他我等於什麼都沒有了,正當我這麼想時,後面突然有隻手抱住我,我嚇到了,叫了出來,把他嚇了鬆手了,我頭也不回又往前跑。
  跑沒兩步,手被抓住了,他一把把我拉了回去,我看到了是哥,他問我幹麻跑,我並沒有回答他,他又問:「妳還再生氣?」

  我重重地點點頭。他說我誤會他了,我還是沒有說話,只是在一旁狠狠的看著他。

  他開始解釋了,他說:「我說我不要妳當我妹妹,我沒說我不要妳呀!我只是想讓妳做我女友,好好保護妳。」

  我原本淚水早已充滿了眼框了,聽到他這麼一說,淚水像洩了洪是的湧出,他抱住了我,安慰我別哭,最後我乖乖的跟他回家了。

  這夜,我被那件事的惡夢驚醒了,我哭了,他跑來安慰我,同時告訴我:「我們在一起那麼久了,想必妳也知道我愛妳,下個月剛好是我們認識的日子,我們訂婚吧!」

  我掙脫開他的手,淚流滿面的說:「我憑什麼嫁給你?我又配不上你。」

  他動怒了,很生氣的說:「愛情沒有配不配的!」

  我嚇到了,他從來沒對我發過那麼大的脾氣,我哭的更凶了,我告訴他:「我的確配不上你,我的身體是污穢的。」

  說完我便把棉被蒙住頭,什麼話都不說,什麼話也不聽,他無奈的離去。

  第二天,乾爹抽了空來看我,乾爹說:「小翔的個性妳又不是不知道,我知道你們是相愛的,我不會在乎那件事的。」

  我又哭了,我的淚水怎麼那麼不值錢,我抽抽噎噎地對乾爹說:「乾爹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  乾爹堵住了我的話說:「算看我的面子好不好?」

  我破涕為笑說:「翔都要被你寵壞了,以後他欺負我怎麼辦?」

  乾爹知道我答應了,對我笑笑說:「呵呵~~那爹爹幫妳主持公道。我要回公司了,小翔在樓下等妳喔!」

  我笑著說:「乾爹bye bye~」我換了件衣服下去找翔了。

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這篇,是我在讀國中時某夜裡所寫的。如寫的不好,請見諒^^

 

如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7) 人氣()

今天我看完了李大哥與何老師的文章,我決定我要提前加入PIXNET了
因為早在幾天前我就發現到要找些有興趣來部落格寫東西的人,一下子要找到二十個不是那麼快的事情
那時,我就對自己說,那我先把要問的問題問了PIXNET以後再加好了
可是…我還沒等到回覆,我就忍不住想先加入了啦!
想說,反正也看完了他們目前所寫的文章了
也能先進來習慣習慣PIXNET嘍!

如雲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1) 人氣()

您尚未登入,將以訪客身份留言。亦可以上方服務帳號登入留言

請輸入暱稱 ( 最多顯示 6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標題 ( 最多顯示 9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內容 ( 最多 140 個中文字元 )

請輸入左方認證碼:

看不懂,換張圖

請輸入驗證碼